FIFA游戏世界杯“国足”也垫底中国足球电竞到底啥水平? 2019-09-06 14:05

  中国足球如愿登上了国际足联官方赛事的舞台,但不是球迷们所盼望的“比拼脚法”,而是“比试手艺”。

  中国足球在虚拟世界绿茵场与现实世界绿茵场的表现相差无几,有人甚至说前者是后者的缩影。首届FIFA电竞国家杯之旅,中国队2胜2平8负,攻入15球丢30球,小组垫底出局。

  正如中国职业足球一样,中国职业足球电竞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巨大的惊喜。但相比前者,中国职业足球电竞在电竞蓬勃发展的环境与态势加持下,还是能够得到一定的赞许与期待。

  国际足联与知名游戏发行商、开发商艺电(Electronic Arts)有长期合作,由后者发行国际足联的官方授权游戏《FIFA》系列。随着电子竞技产业在全球不断壮大,国际足联也积极拥抱这一新潮流,创立官方的电竞足球赛事。比赛就在《FIFA》游戏上进行。

  FIFA电竞国家杯(FIFA eNations Cup)是今年新成立的赛事,比赛采用的游戏是当前最新的《FIFA》正统游戏——《FIFA 19》。这是首项《FIFA》电竞选手可以代表自己祖国出战的赛事,其余两项国际足联旗下《FIFA》赛事——FIFA电竞世俱杯(FIFA eClub World Cup)以及FIFA电竞世界杯(FIFA eWorld Cup)——分别以俱乐部和个人名义进行。三项赛事被合称为FIFA电竞全球系列赛(FIFA GLOBAL SERIES)。

  首届FIFA电竞国家杯共有20支国家队参赛,分为四个小组,每组前两名晋级八强。中国队被分在B组的位置,同组对手分别为墨西哥、西班牙、美国和新西兰。

  本届FIFA电竞国家杯是中国队第一次参与FIFA电竞全球系列赛。对国内的《FIFA》电竞选手来说,这无疑是一次向世界展示中国电竞《FIFA》水平以及与世界《FIFA》职业选手交流学习的绝佳机会。能够身披五星红旗代表祖国参加比赛,更是一名电竞玩家的至上荣光。

  代表中国队出战的两位选手分别是来自Hero久竞电竞俱乐部的江俊德(游戏ID:Jiang)和来自Newbee电竞俱乐部的马玮璘(游戏ID:MA)。两人也是首次在国际性的《FIFA》电竞舞台亮相。“能够代表中国队参加首届FIFA电竞国家杯,我感到无比的自豪、兴奋、激动。”江俊德在接受官方采访时说道。

  尽管两位选手在国内的名气并不响亮,但仍能代表国内《FIFA》电竞的一流水平。由于二人的资料并不多,有网友好奇代表中国出战的选手究竟是何方神圣。随后另有网友爆料二人都是职业电竞选手,《FIFA》周赛战绩平均在27胜以上(每周30场比赛,天梯积分制统计段位)。

  不熟悉《FIFA》电竞的观众也许会觉得,“我们已经派出了国内一流的选手了,怎么还是排名垫底小组出局呢?”答案无它,只因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

  中国队所在的小组对手非等闲之辈。墨西哥队的两位选手拥有超强的进攻火力,是墨西哥国家锦标赛的冠军得主;新西兰队的“Honeybadger” 被誉为新西兰最好的《FIFA》电竞选手;美国队的“GGGodfather-”拥有丰富的FIFA电竞世界杯经验,曾五次闯入最终决赛周;西班牙队则由两届FIFA电竞世界冠军阿隆索·拉莫斯挂帅。

  小组外还有英格兰、沙特阿拉伯、阿根廷、德国等实力更为强劲的队伍,最终冠军则花落法国。据不完全统计,本届FIFA电竞国家杯只有南非和中国的四位选手是第一次参加国际性的《FIFA》电竞比赛,其余选手均有《FIFA》电竞国际性赛事的比赛经验。

  与其他国家队相比,中国队的履历并不光鲜。以最直观的天梯排名来说,在目前国际足联统计的《FIFA》游戏PS4和XBOX One的世界排名中,没有任何一位中国内地选手可以跻身分平台的前100位。

  在中国FIFA电竞历史上,曾经有过一段高光时刻。在2001年首届世界电子竞技大赛(WCG)总决赛的舞台上,阎波与林晓刚就夺得了FIFA团体项目的冠军,这也是中国FIFA电竞首次登上国际最高领奖台;郑伟夺得了同年WCG总决赛FIFA单人项目的季军;中国FIFA电竞项目的标志性人物李君连续3年在WCG中国赛区排名前三,在2003年WCG世界总决赛取得第四名。

  前人栽树,后人却未能乘凉。受到内部和外部等多种因素的制约,目前中国《FIFA》电竞的水平反而与世界一流水平有了更大差距。

  内部问题源于电竞大环境的变化。本世纪初的电竞江湖,主要由大大小小的第三方赛事组成,WCG就是其中的佼佼者。所谓第三方赛事,即赛事组织者并非游戏IP的拥有者。像WCG这种赛事,包括多个不同游戏比赛项目,看着确实颇有“电竞奥运会”的氛围(除了“游戏”,“Games”这个单词同时有“运动会”的意思)。

  但如今电竞产业最强势的玩家,是游戏IP的拥有者;最耀眼的电竞赛事,同样是IP拥有者主办的第一方赛事。目前两大电竞王者IP《英雄联盟》和《Dota 2》,都打造了各自的职业赛事体系,成为职业选手和职业俱乐部争取奖金的必由之路。

  《FIFA》电竞的发展也是如此,艺电大力推进《FIFA》电竞化,这期间《FIFA》赛事的舞台开始迁移。而这一迁移与中国游戏产业的发展潮流完全相反——《FIFA》的重镇转移到主机平台。

  在全球大多数地区,专用游戏主机是电子游戏娱乐的首选途径。但由于国内政策对游戏机进口的封锁,游戏主机以“水货”“破解”等形式生存于地下市场,而几乎没有光明正大的亮相。少数开发国内游戏主机市场的探索——例如任天堂N64推出中国版“神游机”——也以失败告终。从2000年到2013年,中国玩家的主流电子娱乐方式主要存在于网络游戏、PC电竞游戏,游戏主机文化严重缺失。直到2014年1月国务院发布通知,其中明确规定允许外资企业从事游戏游艺设备的生产和销售,通过文化主管部门内容审查的游戏游艺设备可面向国内市场销售,中国市场才真正重新向游戏主机敞开大门。

  同一时期,游戏主机产业发展迅猛,其中主机联机的服务日益完善。《FIFA》系列面向全球市场,自然优先重视主机平台。而主机联机体验提升之后,《FIFA》电竞的主战场同样是主机。缺少主机文化土壤的中国,与《FIFA》电竞的发展几乎是分道扬镳。《FIFA》电竞在IP拥有者的主导下以主机为战场,国内的主机玩家稀少,《FIFA》电竞便成为小众。时至今日,《FIFA》电竞赛事的官方游戏《FIFA 19》甚至没有国内行货版,国内玩家更青睐的足球游戏是同为艺电发行、但质量相对于正统FIFA系列有所阉割的免费网游《FIFA Online》。

  受众规模小,国内《FIFA》玩家的舞台也少。现阶段国内FIFA电竞比赛的数量与质量和国外相比均处于落后的局面。目前,国内规模最大FIFA电竞职业赛事是中国足球电子竞技联赛(CEFL),由腾讯游戏和中国体育电子竞技联盟主办。而CEFL的比赛游戏,却正是《FIFA Online》。可见国内的正统《FIFA》的竞技环境非常不理想。

  反观国外,由艺电举办的官方赛事周复一周、月复一月地举行。对于职业选手来说,还有其他各种锦标赛、联赛可以参与。其中英超、德甲、西甲、法甲、美国大联盟等职业足球联赛都相继建立了官方《FIFA》电竞联赛,职业玩家的舞台非常精彩。

  理论上来说,只要购买了《FIFA》游戏,能连接网络,中国玩家也能参加艺电的官方《FIFA》赛事。然而,《FIFA》的线上服务器一直未能在中国境内设立,所以国内《FIFA》网战的体验不尽人意。即使是国内玩家联机,但他们也要在海外的艺电服务器才能完成对接。这期间服务器崩溃、建立战局缓慢等问题层出不穷。这样的条件下,要从官方赛事中脱颖而出殊非容易。

  要想与国外玩家交流提升实力,情况就更加令人失望。在国内称雄的中国《FIFA》高手,如果不与国外玩家交流,就很难认清自己实力。但在国内的网络条件下,中国玩家匹配了外国玩家以后,却必须忍受高ping值带来的延迟与游戏随时掉线的痛苦。

  “跨境”比赛条件往往不是完美,中国玩家受网络因素影响无法展示最佳状态,赛事的竞技质量也打了折扣。无法与国外玩家进行真刀的较量,自然同样无法从中吸取经验。中国《FIFA》玩家就卡在这样的瓶颈之下,苦苦突破未果。

  对《FIFA》电竞与中国足球均有了解的读者可能会发现,中国电竞足球发展与中国足球发展似乎呈正相关的发展态势。前文所提到的中国《FIFA》电竞高光时期,正是处在2002年前后——中国足球首次闯入世界杯决赛圈。受“世界杯效应”的影响,中国《FIFA》电竞在当时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发展空间,足球游戏赛事在全国范围不断展开。

  经历了2002年韩日世界杯后,中国足球逐渐沉沦;2004年中央五套《电子竞技世界》的停播,意味着当时电竞游戏的发展存在限制,中国《FIFA》电竞同一时期开始走下坡路。

  直到近年,电竞游戏在国内不断得到重视与关注。4月1日,人社部式最新确认了13个新职业,其中包括电子竞技运营师和电子竞技员,成为业界又一新利好。这时候,足球电竞的信息也更多地走进我们的视野。2017年CEFL成为最抢眼的标志,其中八家中超俱乐部以俱乐部官方名义参赛,更是代表了中国职业足球圈子对足球电竞的重视。

  除此之外,新兴的第三方电竞赛事代表、由阿里体育主办的世界电子竞技运动会(WESG)也推出了足球电竞项目。赛事采用的是与拟真足球游戏市场的第二大IP《实况足球》系列。到了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,电子竞技成为表演项目,《实况足球》再次成为其中的小项。足球电竞的盘子本来就不大,即使是“非国际足联版”的足球电竞赛事,也对《FIFA》电竞的发展带来良性推动。

  《FIFA》电竞的两大推手——国际足联和艺电——本身也对中国市场渴望已久。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七大中国赞助商的威能已经让国际足联赞叹,而艺电在《FIFA 19》中终于加入中超联赛也证明了中国职业足球与《FIFA》系列的合作越来越紧密。条件成熟时,官方的力推将有助于曾经贫瘠的《FIFA》电竞土壤变得肥沃。

  目前最大的制约条件还是在于网络。这需要艺电与当地的有关部门合作,促使艺电服务器落地中国。另一方面,正版行货《FIFA》游戏不在中国内地正式发行的问题也亟待解决,这则需要艺电、两大主机开发商索尼与微软,以及国内相关主管部门的共同努力来实现。

  参与FIFA电竞国家杯,无疑令中国《FIFA》电竞选手可以意识到自己与国外的差距。缩短差距需要更多的交流对抗,假如这方面条件改善,中国《FIFA》电竞选手或许实现昔日在WCG等舞台为世界冠军奋斗的中国《FIFA》前辈们实现梦想。

  在本届FIFA电竞国家杯上,中国队还一度以3-2将夺冠热门西班牙挑落马下。设想一下在现实的绿茵场,中国队与西班牙国家队进行一场正式比赛,中国队能否攻破西班牙大门3次?再不妨大胆预测一下,中国足球与中国《FIFA》电竞,哪个可以更早摸到各自的大力神杯?